和 Vernon Stinebaker 聚會時, 我們聊到一個非常有爭議性的話題: TDD 從未活過.
 
kentbeck  
 
我想很多 TDD 的親衛軍可能會跑出來跟我吵架, 我無意筆戰, 只是記錄一下聽到的東西, 以及相關的感想.
 
為什麼 Vernon 會這麼說呢? 因為根據他的接觸和了解. Kent Beck 雖然是始祖, 但是現在他在 Facebook 工作, 也沒讓 TDD 在 Facebook 內能推展起來. Ron Jeffries 這位 extreme programming 的始祖, 但是也是說的多, 大型專案的實作經驗少.
 
後來我在網路上找到有人討論 TDD 是否在業界很普及:http://www.quora.com/How-common-is-TDD-at-product-companies.  沒想到 Kent 自己還說: TDD is rare but not unheard of at Facebook. 
 
所以我猜想 Vernon 是想說, TDD 從來未大規模流行過, 或是在公司被大量的執行過. 所以怎麼可以說他是有活過呢?
 
不管這到底是不是真的, 這讓我想到一些事情:
 
1. TDD 還真的不容易全面普及, 尤其在大公司. 但是大公司內還是有自動化, 只是不是在 unit test 這個 level. 並且大多是針對重要的元件.
 
2. 即使是國寶級的專家, 他們也無法在大公司推廣很多東西, 組織的阻力不是普通的強大. 所以, 不能只專業知識要好, 組織變革能力也要夠, 才能在大公司內有成績. 目前看起來能兩邊都強的人很少. Henrik Kniberg 算是超強的咖, 居然可以搞定瑞典國家警察局和 Spotify.
 
3. 雖然專家不一定能成功, 但是不代表我們不需要他們. 如果他們能帶來思想上的衝擊, 能喚起我們內心沉睡已久的熱情, 我想幫助就很大, 接下來就要靠我自己了, 自助才能天助.
 
4. 顧問有時候還是過於理想, 理論上可行的東西, 來到業界, 還是有很多地方要調整. 個人覺得重點是要先有藥效, 要先有短期勝利, 否則後面連改進的機會都沒有. 同事們還會覺得你在說風涼話 XDDD
 
 
哎, 誰說推動變革是件容易的事情呢?
 

    全站熱搜

    kojenchi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